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荸荠尘缘未了  

2014-03-26 09:4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菜市场还有荸荠,不多,眼见得已过了满上市的季节。
    
荸荠的出身有点子寒苦。秋风老了,冬天嫩生生来了,架不住渐渐凌厉的风扇来扇去,荸荠们小葱一样细长油绿的叶子枯了,躺在淤泥塘里的荸荠们已经要出来了。
    
荸荠也是踩的。赤脚在烂泥塘里踩,脚底下硬硬的圆疙瘩,伸手下去,那就是荸荠。泥巴糊了一身的荸荠,谁会知道,它还有个名字叫水八仙呢?虽然是冷天,烂泥还是有些臭烘烘的,不过此臭非彼臭,尤其是在冬天收割干净的大地上,闻起来多了亲切的意味。一竹篮子泥哄哄的荸荠,连着篮子放到水塘里来回撞,一会儿功夫,泥巴落了,荸荠们紫红发亮,要是你不讲究,掰掉荸荠上的蒂子,连皮扔嘴巴里,清甜甘脆,直接当水果吃。我们就喜欢生吃荸荠,大人们喜欢煮熟,生荸荠性寒。煮熟的荸荠从红脸汉子变成黑脸老包,雪白的荸荠肉成了淡淡的灰绿色,脆和甜都差了一截,还是甜的,钝了的甜。
    
沐浴干净的荸荠,终于当得起水八仙这个名头。和其他七仙慈姑、茨实、菱角、茭白、莼菜、水芹一样,是江南画家们入画的小物件了,撑不起中堂画高山流水富贵牡丹格局,可是一颗荸荠,一抹水芹,江南的味道跃然纸上。
    
    
 我家乡是将荸荠当成零食,虽然它可以做冷盘,可以做小炒。冷盘简单,削了皮的荸荠码碟子里,撒白糖,眼不见嗒嗒嘴就吃了。一般人家冬天里都是青菜豆腐一锅熟,不逢年过节谈不上小炒更不要说冷盘了。过年或者家里来了客人,荸荠削了皮,切片,和大蒜干子油热火大,荸荠还是脆生生的,或者挂点芡粉,炒个肉片。年节的时候,油腻吃多了,荸荠加在任一个小炒里,解腻,尤其是脆生生的活泼了口感。荸荠是素的,素的彻头彻尾,荸荠入画也是清淡的文人气息田园风情,但是小炒要加肉,沾点肉腥气荸荠才好吃。所以不管怎么带着水的清气,土的素朴,江南的淡泊,荸荠有一段未了的尘缘,因为这段未了尘缘,只好在滚滚红尘里打滚。
    
 荸荠和藕一样,都是淀粉当家,晒干了就是马蹄粉,马蹄粉是经典的广式点心马蹄糕的原料。到了马蹄糕这一地步,跟荸荠就是神似了。有一年我去广东,早餐吃马蹄糕,吃了几块也没有吃出荸荠的感觉来。我以为的荸荠当然是紫红的衣雪白的肉脆甜脆甜的味。可是广东人说马蹄寓意吉祥,因为像元宝。是马蹄像元宝还是荸荠像元宝?我没有探究,不过我想心之所思,连出淤泥的荸荠也闪着元宝金灿灿的光芒了。我不是撇清,以前大家都觉的广东人的发菜发财之类俗,现在我们不也一头栽进去,俗是俗透了,偏偏广东人的虔诚没学会。
    
因为是当成零食,我小时荸荠吃得并不过瘾,荸荠水倒是经常灌个水饱,尤其是在年边上。受了寒消化不好或者干脆过年好吃的太多,吃撑了消化不良,我外婆拿几个荸荠煮水,完了她吃荸荠我们喝水,水有点点苦,一口气喝下去,再饿上一两顿,没事了。不是手边都有荸荠,遇到便宜的我妈多买几斤,挂在院子里,挂忘记了,荸荠就这样好,耐得住时间,挂两个月拿下来一看,个头小了,皮皱吧了,但是更甜了。浓缩的都是精华,荸荠尤其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