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因荷而得藕  

2014-03-14 10:4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冷又阴沉的下午,沙锅咕嘟咕嘟唱着歌儿,从锅盖眼里一道白色热气扶摇直上,醇厚甘甜的气息萦绕在厨房里。我正在炖莲藕排骨汤。

     这时候的藕淀粉足,又绵又粉,筒子骨也行,排骨也行,煨烂了藕,煨烂了肉,藕吸饱了肉味油腻,浓郁丰腴,不柴不干,肉也不油不腻,汤当然浓厚醇美,暖和贴膘抗寒,这是冬天里,一碗汤的本分。

     藕,谐音偶。我们是个多么喜欢在谐音里寻找人生乐趣的人群。据说古时候有个叫程敏政的人,人称神童。宰相李资爱其文才,将女儿许配给他。一天,李资宴请宾朋,出了个对联:因荷而得藕。程敏政对着桌上的果品回答:有杏不需梅。有学问的古人不会将对联搞得这么平庸,李资的意思是因荷(何)而得藕(偶),程敏政的意思是有杏(幸)不需梅(媒)。我想李资将女儿嫁给他应该是在应答之后,这段佳话才有意思。

     藕的一生是从夏初开始。幼年时代的藕是手指粗细的藕带,加蒜瓣清炒,爽脆得很。到夏末,新藕上市,俗话说花浆藕头道韭,都是赶新鲜的美味。这时候的藕嚼下去,一点渣子都没有。饭店里的冷盘,会应时地上一碟藕片,清甜脆嫩。渐渐地,藕在秋风里老了一些,又老了一些,切丝炒,喷一点白醋,又酸又甜。做冷盘也行,在藕眼里灌糯米,蒸熟切片,撒一把桂花屑,这是糯米桂花藕,香甜软糯。等到秋风老了,是藕收获的季节了。收获藕只有一种途径——下塘。淤泥深处,藕们盘根错节。穿皮衣皮裤的踩藕人在抽干的荷塘里小心翼翼踩在柔软的淤泥上,注意着脚下的感觉。水和泥很冷,远远看去踩藕人的身影,像冬天寂寥大地上慢慢游走的几个标点符号,有一种郑重的敬意。

     洗干净,冬天的藕胖大粗壮,像结婚生子后的农妇,挑担子插秧割稻拿得起放得下,粗着大嗓门吆三喝四,褂子一撩在大门口给娃娃喂奶。没有姑娘家养眼,可是乡下的日子,就是这些泼辣的娘们支撑起来的,每一个羞答答的姑娘,总要成为这样的娘们才是正路。

    不能餐餐都有骨头煨藕汤,老人们说,就是沈万三的家私也不够吃。抓把米,藕切小块,老人们都有个贴己的小煨罐,深腹,小口,藕、米、水加好,还要几颗红枣,放在大灶出炉灰的口子深处,稻草灰的余温,煨软煨烂这一小罐藕稀饭,加一勺红糖白糖,是老人临睡前的贴己。这里藕稀饭已经赋予了食补的意义。大家伙也有藕稀饭吃。一烧就是一大钢精锅红通通的藕稀饭,粘稠烂软,一口咬下去,藕断丝连,在嘴边脸颊上挠来挠去,这是吃藕稀饭额外附赠的乐趣。

    我家乡还有个卖熟藕的营生。分坐销和走售。坐销是小摊子,炉子上面放着钢精锅,咕嘟咕嘟着三五根去皮的藕,要吃称一段。还有行销,这是好些年前才有的,挎木桶的女子,一边走一边吆喝:“卖熟藕。”深巷明朝卖杏花,江南街头卖的是熟藕。卖熟藕的女人通常有一副亮嗓子,也许是家里嗓门最亮堂的负责叫卖,也许是天天这样拉出了一副好嗓子。据说,有个女孩子就是因为叫卖熟藕被路过的文工团领导听中,去了北京,成了小有名气的女高音。这个传说有名有姓。

    像这样的传说,跟挎着小桶卖熟藕一样,也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才会有的景致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