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春日卷卷  

2014-02-26 11:2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日卷卷,卷的是春卷。吃春卷是古风,《岁时广记》记载:在春日,食春饼,生菜,号春盘。《岁时广记》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有意思于日月化整为零的琐碎和严整。

    记得我住在东郊路的时候,那时这条路还没有改建,狭窄拥挤,摊点都尽可能地占道经营,更有菜贩子在早晨或者傍晚的时候拈块砖头坐在路边,守株待兔。我那时候一个人,下班迟。春日的傍晚,天色渐渐晦暗。路边一只一只小炉子,炉子上是一块圆形铁块,有点儿像铛。女人们右手拿着一大块揉熟的面团,肥白的面团在手里晃动,落下去,在铛上擦一下,然后迅速抬起。铛上就是一层白色面皮,左手小心地沿着铛的边缘轻轻撕动,满满揭起一张圆圆的薄饼,这就是春卷皮。女人就这样一晃一擦一揭,身边摞着尺把厚的春卷皮。暮色渐渐深了,炉火从铛与炉口的间隙中钻出来,嫣红明媚。

    春卷是应景,不吃当然也没有什么,但是吃了,这一年也就不惦记了。

    春卷皮自己也可以做,面粉加盐水揉熟,和稀一点,用平底锅烙,到底手生,容易焦或者厚薄不均匀。馅心就跟做饺子馅一样。春天,蔬菜们都粉嫩着,荠菜切碎,或者韭菜切碎,粉丝热水泡软切碎。其实没有一成不变的内容,看各家的爱好,也看手头有哪些材料,有的干脆就是豆沙馅。肉是要加的,豆沙馅的不加肉加猪油拌。包好馅,卷到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左右边缘折起,卷到头,用蛋清将口子粘起来。也有用面糊。然后一根根落入油锅煎炸。煎好的春卷皮子酥脆馅子丰腴,口感很有层次。

    春卷是江南人的食俗。一方水土一方人,春天的江南野菜鲜嫩,野菜的清俊和春卷皮浓厚的油腻相辅相成。春卷可以追溯到晋代,到了唐宋已成习俗,立春之日食春饼和生菜,就是春卷和各类蔬菜,饼和生菜装在盘子里,称为春盘。食物是在时间里炼成的,它们一路演变,愈加精致,也在唐诗宋词中经典起来。宋人王千秋以“春日”为题写了一曲词《点绛唇》:何处春来,试烦君向盘中看。韭黄犹短。玉指呵寒剪。犀箸调匀,更为双双卷。情何限。怕寒须暖。先酌黄金盏。那么不厌其烦地堆砌辞藻,其实整个内容就是讲卷春饼、吃春饼。一个冬天的枯寂寡淡之后,头批破土而出的青嫩菜芽宣告着春回大地的消息,也给每个人的口腹和心理带来期待。

    现在大棚蔬菜丰富了冬天,也混淆了季节,四时饮食陡然少了许多乐趣。丰富到泛滥也是一种对欲望的失控。人的欲望是需要控制的,失去了节制,我们能够感知的快乐越来越少,感恩的情绪也越来越稀薄。没有期待的生活未免索然无味。

    春日午后,我从冰箱里清理出年前储存的蘑菇、香干、芹菜,做馅,炸春卷。筷子拨着春卷在油锅里轻轻滚动,春卷从米白到金黄到浅褐。元丰七年冬日,苏东坡和泗州的刘倩叔游南山,写下“蓼茸茼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蓼芽、茼蒿、春笋都是素淡的蔬菜,最形而下地体现了清欢的基本意义。油腻的春卷不入清欢的格调,只是春日迟迟,余寒袅袅,一碟香脆春卷,看着我小小的女儿张起嘴巴咬春卷,世俗的喜悦虽然低微,也是人世的一种清欢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