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还是七宝汤圆  

2012-05-06 10:0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消化不良,还是七宝汤圆。

四粒肥嘟嘟的七宝汤圆,利利索索将我收拾了。中午在七宝的天香楼吃饭。这个名字起得真是菜,跟韦小宝发家地扬州丽春院有的一拼。主食是汤圆,一碗芝麻的,一碗鲜肉的。汤圆们蜗居在一起,住的是胶囊公寓,日照不行,颜色发灰。也许是我吃得太饱,这个时候看什么山珍海味都不入眼。

一边的小美女用筷子夹破一个,芝麻和油畅流而出。小美女立刻说,好多油,吃了一口,又说,好甜,然后丢到一边;肉馅的汤圆也是这样的操作流程。是个白白净净的美女,虽然我觉得暴殄天物,但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而且,说真的,一来这个汤圆卖相欠佳,二来,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吃汤圆不太符合规范。汤圆,还是饿着肚子的时候,清汤寡水的肠胃更容易接受。又是糯米又是猪肉,这个东西,很腻。

现在吃到的汤圆都是有馅的,其实我小时候吃的汤圆是实心的。我们叫元宵。元宵粉是自己家制作。将当年的新鲜糯米淘好泡酥,石头磨子早就洗刷干净。勺子舀起连水带米放进磨眼里,握住木把子转磨子,很快,白白的水粉就从两片磨石之间流出来,淋到放在下面的大盆里。磨得了,再沥。这是过年的时候做的准备工作,正月十五吃元宵。那时候手工居多,从元宵粉的制作到元宵制作,又没有冰箱。元宵粉磨多了,一时吃不掉,时间稍微一长,就坏了,俗话的恶了。恶了的元宵粉捏出的元宵煮熟了呈粉红色,难吃。舍不得扔了,于是就用油炸,盖住馊味,也掩饰了颜色。菜籽油炸出的元宵,正宗金黄酥脆,蘸着糖吃,毫不逊色于肯德基糖霜油条。比汤元宵好吃。不过我老妈一边炸元宵一边惋惜,太费油。

现在也吃元宵,都是超市里买的冷冻品,宁波汤团是首选。呼噜呼噜下到滚水里,因为有馅,不敢漂起来就捞,总要滚一会儿。吃几个也就算了。超市里也有元宵粉。有一年我就买了一包,还买了一袋红豆沙。自己捏起了元宵,捏了几个兴味索然。那也是十来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到超市看到元宵粉,一点叙旧的心思都没有。

日子越过越潦草。

在芜湖,饭后的主食,常常是面条或者汤圆。面条是常来常往的意思,元宵呢,是团团圆圆的意思。很形似。面条可不是长长的破折号一样,后面还是有文章,大有文章;元宵呢,可以看成是省略号,意犹未尽的缠绵下去。也可以是句号。这一段到此结束。多少的内容全部自己打包。也备不住是空心的。

想起前几年胡戈恶搞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四个汤圆引发了若干感叹。只是迂腐的中年,一如元宵粉恶了,油炮过,虽然一眼看不出,内瓤子出了问题,自己心里有数。

走出天香楼,从人流中穿过。中年人的胃对付不了柔韧的糯米,吃饱了撑着,免不了胡思乱想,无益身心有碍幸福生活,汤汤水水混混沌沌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