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一地清明  

2012-05-06 10:0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前几天,就在家里说,清明节给老爸上坟。

去年冬至母亲和哥哥一家去的,我和弟弟一家没去。这些年大多数情况下每年都会去,不是很远,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多数是我和弟弟一家,当然还有母亲一起去,也就是在父亲的坟前烧点纸,站站,望望,前后十来分钟,然后到村子里,一家亲戚家打个招呼。亲戚是老夫妻俩,奶奶偏瘫,虽然恢复得好,但是只能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跟我们笑。爷爷不经常在,出去田里干活了,或者看人家打牌去了。我们站着说几句话,带点东西,感谢他们照顾父亲。要是父亲还活着,也就是这个爷爷奶奶的岁数,父亲辈分小,我们回家,多是我们的长辈。不过现在村子里也没有什么直系亲属,父亲家里人丁本身就很单薄。奶奶在父亲八岁的时候去世,爷爷在父亲十几岁的时候和叔叔先后去世。父亲十四岁出来,在外面闯荡了三十年。父亲是一本书,在我们未成年的时候,零星地告诉过我们一些片段。我们兄妹三个现在有时候说起父亲的事,是有些出入的。不知道是父亲还是我们的记忆出现的问题。

父亲那一辈的人,见到的也日益少了。好像也没有必要考证,父亲他们的过去,渐渐消失了。

有时候也不想回去,心里有点懈怠。尤其是母亲一回去总要我们去另外一个隔了二三十里地的村子看望姑姑。母亲认为,父亲就这一个妹妹,而且没有子女,我们这些侄男侄女的不去看看,说不过去。我们是觉得,清明前后,农村正是忙的时候,我们去真是给人家添麻烦,放下手里的活,又是烧又是煮,我们也吃不了什么,他们却什么都不能少。每次拗不过,去了,总是看到给姑姑姑父添乱。我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也许我们还没有法子想象老人的心理。

父亲去世已经二十五年了,非常艰难的日子过去了,时间也淡漠了彻骨的痛楚,现在想着父亲,心底是温柔的。他将自己定格在44岁,这个年纪离我们越来越近。记忆里一直保持着的是他中年的样子。父亲的照片在哥哥家,当年是用工作证上的一寸照片翻拍的,他在粗糙的像框里,笑得很温和。母亲说,父亲年轻的时候很严厉。看着他的笑,久了,令我心酸。是很温柔的心酸。温润地铺泄在心底,水银的感觉,湿湿地泛着银光。有时候,这些银光结了冰,冰冷砭骨,有时候,是一片温良的月光。很多记忆,宁愿永远不要触及,不要再回头想。让他们被时间过滤掉。

清明前后,是油菜花盛开的时候。车子在乡间的道路上,两边是油菜花金色的波浪。蚕豆也该开花了,还有苜蓿草,散乱着红色的花。去看望父亲,是春天的一件心事,并不沉重。我们就这样成了当年父亲那样的中年人,要照顾老人的情绪,要关注孩子的成长,自己的心情来不及细细体会,宁愿没有感觉。中年,越来越多的是一种无言的疲惫。

穿过一片片农田,圩里的农田都不是很大,田间的小路软软湿湿,春天是软软湿湿的。微风拂过,一地清明。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