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十月围城之外  

2012-05-06 10:1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星期值班。


明天有雪,今天气温就下降了,空调的声音惊天动地。不是冷得手脚疼,真是不愿意麻烦这位年事已高保养欠佳的老同志。也许是我年事已高,不耐烦声音。用芜湖话说,不隔人。


看报纸,我们的晚报,沧海版有个稿子《孙中山的原配夫人卢慕贞》。我们都知道孙夫人,美丽的宋庆龄女士,当然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因此也知道,之前孙先生也应当是有夫人的,这位夫人就是卢慕贞,孙科的生母。和鲁迅的朱安,徐志摩的张幼仪一样,这位夫人是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缔结的,门户年貌都是家长看定,因此也是没有什么大的出入。相当一部分的包办婚姻其实在客观条件上都是相当的,未必就比自由恋爱坏到哪里去。年轻的事情,人一冲动,大家闺秀爱上落魄书生还情有可原,毕竟人家根基还是不错的,要是被个街头小混混迷了心窍,那就是行差走错了。


孙中山先生的第一次婚姻生活说不上好,我也没有从字里行间看出不好。话又说回来了,孙先生这样的伟人,心胸和世界都不是儿女情长。这不过是他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当他被高远的人生目标鼓胀起风帆的时候。另一方面,他也需要有一位妻子在父母跟前代他尽孝。卢慕贞女士也的确一直是这样做的。


后来,孙先生在日本遇到了宋庆龄女士,他要和她结婚,就必须离婚。否则无论对于身为革命者的孙先生而言,还是对于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宋女士而言,都是不能接受的,也是那些仰仗他们的革命者们所不能接受的。革命革命,总不能脑袋后面还拖条尾巴吧。


卢慕贞女士在遥远的翠亨村里,接到了丈夫托人带来的信,非常平静地问了问情况,然后说:“拿支笔来,要新的。”然后在信上写下了同意离婚的“可”。虽然只是粗通文墨,但是这番举动举重若轻,于情于理皆是深明大义。


1918年,孙中山先生在致英国恩师康德黎的信中,是这样说的:“我的前妻不喜欢外出,因而在我流亡的日子里,她从未有在国外陪伴过我。她需要和她的老母亲定居在一起,并老是劝说我按照旧风俗再娶一个妻子。但我所爱的女子是一位现代女性,她不能容忍这样的地位,而我自己又离不开她。这样一来,除了同我的前妻协议离婚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这段稿子,甚至不知道到我想表达什么。但是这段文字看到这里,忽然有些感伤。共同的理想对于夫妻之间来说,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动荡和奔波中的革命者,需要安慰照顾,甚至仅仅是陪伴。从卢慕贞女士那里没有得到的,大概一直是孙先生筚路蓝缕中的遗憾。当他不再年轻的时候,爱上了另一位女子,他说他离不开她,而她有权力得到明确的地位和社会认可。他选择离婚,他的前妻平和地接受了他的选择。仿佛沉船后的海面,他们看上去如此平静,平静地让人震惊。


爱情也好,婚姻也好,都不是风平浪静的东西。从鲁迅到徐志摩,哪一位想选择自己的爱情婚姻的时候不是闹得沸沸扬扬?说起来,无论张幼仪还是朱安,都不是不省事的主,但是依然不能不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之上众目睽睽之下。这是我觉得最不堪的场景。爱情也罢,婚姻也罢,是私人的事情,不得不公之于众,这本身就是一种侮辱,被侮辱被伤害。


太不体面了。体面很重要,体面让我们活得有尊严。孙先生、宋女士、卢女士都是伟大的。甚至仅仅在体面地解决了这件事情上。这让我想到《十月围城》,那么多人慷慨撒热血,是为了革命的理想,也是伟大人格的感召。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