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给自己一段空白  

2012-05-06 10:1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给了自己一段空白。不写,不读,甚至不想,就这样空空荡荡地站在窗前,空空荡荡地凝望远方。早晨的太阳在薄薄的寒意里暖暖升起,市声如潮,一日日潮汐。鼓荡着时间的呼吸。

也不是完全不写,只是写出来的是自己也陌生的文字。它们不贴心,它们是键盘和手的合成,和内心世界的驰骋无关。我渴望的是,我的文字能够收留我内心世界的信马由缰。疾驰在风中的骏马,它的鬃毛扬起,它的四蹄腾空,西出阳关,喇叭声咽马蹄声碎。广袤无垠的草原,大漠沙似雪,燕山月如勾,自由的,悲壮的,一往无前的。

也许因为,我,我们,蜷缩在逼仄的空间与心情里。髀肉横生,所有的关节在锈蚀中隐隐作痛。鼓声铿锵,角声满天,塞上胭脂凝夜紫,潜伏深渊的记忆蠢蠢欲动,宝剑在匣中嗡嗡呼应,一遍遍低鸣舐血的淋漓。十步杀一人,视死忽如归。谁在勾引着前朝的亡魂?铁马冰河,寒光铁衣,穿云破雾而来,游荡在今生今世的肌肤里,一声声呼唤,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午夜惊梦起。无计悔多情,无奈恨岁月无情。所以总是在一次次的惊梦后一次次沉睡,一次次出走后一次次回头,一次次抗衡后一次次妥协。一次次收回目光一次次回到桌子前,坐下,低头,八千里路云和月三万里河与山落在纸上,是弱不禁风的沟沟坎坎不堪一击的草木皆兵。我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轮回中,迷失了自己。可是,将军白发征夫泪,翻滚的旧日风云浮沉的昔年沧桑,顽强地攀援过天堑险途,那一缕白发悄悄缠绕在鬓边,那一滴泪风干在脸上,它的苦涩,一直停留在嘴角。

该怎样形容现在的心情,当我低眉当我默认,当我信守这一生的诺言,当我给自己一段空白,停留,止步,回头,前瞻,试图和现实搭讪,试图和冰山一样的内心和解,试图丢盔卸甲,问山问水问浮云,问眼前这一箪食一瓢饮,却发现自己尴尬地站在斑马线的中间,前后车流滚滚,沿着各自的轨道,而我错过了绿灯错失了方向。进退两难。

总是在沉醉的夜里无眠,寻思起、从头翻悔。总是云横秦岭雪拥南关马失前蹄。勒住缰绳,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目送它,飘散在一缕风烟里。壮士血英雄泪,泼洒成天际一抹斜晖。落日楼头,断鸿声里,羌管悠悠,无可派遣无处收留的惆怅与失意。

虽万千人吾往矣,既然停留是一种难。焦躁的马蹄在城门下踏出阵阵尘埃,可是,这里不是敕勒川阴山下,不是雁门关外,不是楼兰古道。我们只能在城市的马路上晾晒斑马的骸骨,制造着草原森林的幻想。当牧人已经没有一块肥美的草地去放牧牛羊,当帐篷开始结束流浪,在尘埃与蛛网里消磨破败,哪里可以逐草四方?哪里能够踏花归来马蹄香?

是的,我相信老兵不死,他们只是日渐凋零。我手写我心,但是我写不出英雄的豪情,写不出内心的沸腾,写不出凋敝的悲壮,梦醒的惆怅,甚至,我都无法写出这一刻,在深秋的朝日下,我的刚强与软弱。文字不是剑,削铁如泥;文字不是笛,百转千回;文字不是酒,拼却一醉。它是一匹失去了草原和战场的老马,既无处栖息也无处驰骋,它静静地卧在马厩里,咀嚼着一把枯黄的稻草,在金戈铁马的反刍里,衰老、昏聩,然后,你知道它的归宿是哪里。

我不能挽留梦想的渐行渐远,不能拒绝时间的越逼越近。给自己一段空白,给时空一段距离。在无人处收拾起一地瓦砾,拼凑出这一世的断壁残垣。这是宿命的轨迹。我知道我的心在哪里,我知道一日心动千劫在,在千难万劫中注定辗转。但愿我能够屏住呼吸,说,不悔。

给自己一段空白。在这段空白里,单枪匹马,扬鞭奋蹄。烈士暮年英雄老矣,有一些横眉有一些冷对,有一些泪如雨倾,樽前把酒,休问来世今生,剧饮千杯,共君此夜沉醉。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