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诗意中秋 问月芜湖  

2012-05-06 10:1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是诗的国度;中秋,是诗的季节;芜湖的中秋,弥漫着诗的风景风情。让我们从唐宋元明清的历史深处,沿一缕醇厚诗香,领略月光如水如银如瀑如梦如幻,领略时间深处芜湖古典蕴藉的诗意之美。

今夜,一轮月好,正人间。

 

 

最民间的月亮

 

当涂当涂见,

芜湖芜湖见。

八月十五夜,

一似没柄扇。

(李贞白·咏月)

 

李贞白是唐朝人,具体说南唐,悲伤的朝代。林花谢了春红的哀音中,李贞白的俚俗与谐趣,无疑是一抹暖色。这是一首描写芜湖中秋的最完整的诗。

这个比李白多了一个字的诗人是江南人,没有做过官,号处士,善嘲咏,曲尽其妙。最有名的诗是《咏刺猬》:"行似针毡动,卧若栗球圆。莫欺如此大,谁敢便行拳!"李贞白去拜谒一位贵公子,人家对他不太礼貌,李贞白看到厅上有一格子屏风,题诗其上:"道格何曾格,言糊又不糊。浑身总是眼,还解识人无。"抱怨人家有眼不识金镶玉,把贵公子给奚落了一番,有点睚眦必报的味道。刺猬、狗蚤、螃蟹,他的咏物诗不拘物种。建师晦之子得诚罢管沿江水军,掌禁卫,颇患拘束,方宴客,贞白在坐,食蟹,得诚顾贞白曰:"请咏之。"李贞白咏道:"蝉眼龟形脚似蛛,未曾正面向人趋。如今饤上盘筵上,得似江湖乱走无!""横行公子却无肠"是刻薄,"得似江湖乱走无"是嘲弄。李贞白《咏罂粟子》:"倒排双陆子,希插碧牙筹。既似牺牛乳,又如铃马兜。鼓槌并瀑箭,直是有来由。"诗当然有文化味,李贞白的诗还有打油气。

所以这首《咏月》应当算是比较风雅的了。这风,是风雅颂的风,也是风趣的风。

"当涂当涂见,芜湖芜湖见。八月十五夜,一似没柄扇。"当涂当涂看到了,芜湖芜湖也看到了,八月十五夜里的月亮,跟一把没有柄的扇子一样。月亮是怀人、幽思、乡愁、牵挂这些缠绵情感的最好寄托物,到了李贞白这里,忽然之间不是秦娥梦断秦楼月,不是今夜独看的鄜州月,甚至不是海上生明月,只是一把没了柄的圆扇子。其情感宣泄的期待莫名其妙崴了一下,原来积蓄了一肚子的情绪,泄成开怀一笑。诗歌要的是情境交融。你要说这首诗有多好的意境,好像也扯不上,但是朗朗上口,并且充满了民间的语言和智慧,倒真应了诗兴于群。可以想象,这是个很开朗豁达的人,洒脱不羁,甚至滑稽。

天,休使圆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月亮的冷露清辉,月亮的阴晴圆缺,骚人墨客的惆怅,不过是李贞白的嬉笑而已。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这大概是最明白晓畅同时也是最为轻松谐趣的一轮中秋明月吧。花到荼靡月到中秋,奏响了急景哀年,却原来,于民间深处,仍然有份大智慧。

人世间的大智慧与大温暖,细细想来,莫不是从生活的深处与情感的底色上提炼出来的。

 

 

 

江上生明月

 

牛渚天门险,限南北、七雄豪占。

清雾敛,与闲人登览。

待月上潮平波滟滟,塞管轻吹新阿滥。

风满槛,历历数、西州更点。

(贺铸·天门谣)

 

天门山下,楚江之上,一轮明月共潮生。

贺铸名气可就大了。他是北宋人,字方回,号庆湖遗老。诗词文都很了得,最厉害的是词,在词最葳蕤的朝代开出艳丽的花朵。有贺梅子之称,缘于名作《青玉案》中的一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千年之下,依然齿颊生香绵绵不绝。贺词刚柔兼济,以深婉丽密之作为最多,这也是最大的发挥了词的本色。《踏莎行》、《石州慢》、《生查子》都是绝妙好文,贺铸曾说:"吾笔端驱使李商隐、温庭筠,常奔命不暇。"非常自信,也当得起这自信。

正因为是行家里手,是高手,一出手,即使不是倾城之作,也足够艳惊四座。

比如这阙《天门谣·牛渚天门险》。这是一首怀古之作,通过牛渚天门这一风景的描绘,抒发怀古幽情,凭吊前朝兴亡。牛渚就是采石矶,天门是东西梁山间我们的天门山。词人崇宁大观间曾通判太平,与编管在此的李之仪过从甚密,因作此词。就是写"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的李之仪。这里词人用十二字,将天门之险要地理位置、偏安江左的小朝廷,每建都金陵,凭恃长江天险,遏止北方强敌的南牧情景道尽。七雄豪占,是挥斥方遒,书生万户侯的气魄。雾气消散,似乎在有意让人们登临游览。一个轻轻的"与"字真是举重若轻,万里河山予取予求。怀古,剑拔弩张,气势苍莽;抚今,轻裘缓带,趣味萧闲。大起大落于腕间,足见作者的功力。

词走的路子,若不是婉约到分花拂柳,便应当是豪放的气吞万里如虎。舍此,皆寻常颜色。

等到江上月升潮平,笛吹风起之时。塞管,塞外胡乐器。以芦以首,竹为管,声悲切。阿滥,就是阿滥堆,唐玄宗所作的曲名。本为鸟名,俗名告天鸟,其鸣声相续,有如告诉,至为动人,故以其声翻曲。西州, 东晋置古城名,故址在今南京 。细数石头城报时的钟鼓。词人登矶本在上午雾散后,竟日览胜仍兴犹未已,更欲继之以夜,那么,这奇山异水的旖旎风光,尽在不言中了。当然,从"待月上潮平波滟滟"一句之后,全是词人想象之词,并非实写,但词人却能虚景实写,合情合理,毫不露虚构之迹。

想起一句广告词,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在贺铸的北宋,天门山水也要联想的翅膀,才能在思绪里畅游。

词容易掉进脂粉堆里,囿于恋情闺思,贺铸也不例外,有很多的缱绻之作,谁叫词这个地适合养花呢。但是因为这个人性格本近于侠,以雄爽刚烈见称于士大夫之林,题材内容有所突破,这类词的风格豪放劲朗,慷慨悲壮。尤其落在山峻水浩、怀古兴亡的点上,气格转向悲凉苍劲一脉,"灏落轩豁,有风度,有气骨。"

江上生明月,月下听塞管,千嶂里。一轮北宋的月亮,曾经在天门山的水色中,滟滟随波千万顷。

 

 

最柔情的月亮

 

芜湖月碧天,天风江似雪。

与君迢递行相随,一似都门别时节。

扬州觅得卖盐船,夜来舶向蛟矶边。

潮平人语静,但见一镜当空悬。

君心明白有如此,光照荆山几千里。

郡曹隔岸侯新官,识得绣衣前御史。

山南父老来劝酒,前日清光还在手。

(贡师泰·分题得芜湖月,送宋显夫山南佥宪)

 

江南风景的好,在于水。月光之下,不是大漠千里白,而是蛟矶月如雪。

贡师泰字泰甫,宣城人,元人,进士出身。 他做官的时候勤理政,善断狱。巡视上都的时候,见徭役不均,民生艰难,遂不论贫富,均其徭役,百姓受惠。两次断案,使蒙冤得雪。有魄力有胆识也有胸襟,同时生性倜傥,形貌伟岸,以文学知名当时,为元朝"名高一代,文明千古"的显赫人物。而且这个人尤喜接引后进,士之贤,不问识不识,即加推毂,以故士誉翕然咸归之。也即是说非常乐于扶掖后辈,举贤不问是不是认得。官至秘书卿,行至杭州海宁,得疾而卒。 时年六十四岁。

是个完美的官员形象。

《分题得芜湖月,送宋显夫山南佥宪》,是贡师泰送一个叫做宋显夫的人去山南做佥都御史的惜别之作。芜湖碧云天明月夜, 江风吹起潋滟波痕一如雪色。和你一起相随相行,就像都门告别的时候,我们又要分手。两人是旧相识了。在扬州寻到一艘运盐的船,漂泊随流,今夜里停在蛟矶边。夜深了,潮水平静下来,人声安静下来,只看见月亮镜子一样当空高悬。你的心就像这明月一样清白无瑕,照耀着荆山几千里。对于宋显夫在荆州为官一任的肯定,也可以说是安慰。郡曹在对岸等候新官,认出穿着官府的前任御史。山南的父老乡亲们都来劝酒,此情此景,前天月亮的清光还依稀在手。在明月碧水风平江静的芜湖夜,作者和宋显夫依依惜别,这个宋显夫应当是在荆山做官,这回游宦到山南。后四句是想象,想象山南的郡曹和父老乡亲欢迎新来的佥宪,山南,古时泛指太华 、 终南两山以南之地。 举杯之际,你我彼此告别时的月光仿佛还在手上。无言中有一脉绵绵深情,月既无今古,情缘自浅深。

惜别是古人诗词里一项重要内容之一,若是割了这一部分,中国诗词卷帙立刻就要单薄许多。与众多作凄凉语的分别不同,这首词在意境上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洒脱之意,只是在感情与文字上更为现实。诗到元朝,已然远离大唐时候的纵横捭阖。同样的安慰情怀,写在这里的是实景,而不是虚言。最后一句,"前日清光还在手",从实景荡开,荡到清幽婉转的境地里去,从想象回到现实,这现实又是想象中的现实,虚虚实实间,心情已然跃出万里河山。

这一句有绕梁三日,余音袅袅的缠绵之意。清悠柔糯的深情。

 

 

 

眼中有月心中有人

 

东吴日落晚风静,秋水平铺湛明景。

月明飞上青天来,影浸玻璃三万顷。

何人举棹击空明,身在清虚界里行。

闲把玉箫吹楚调,夜深疑有蛰龙听。

(郑延·吴波秋月)

 

没有找到郑延的资料,生于明代中叶。未必不能找到,但是月光在窗外,不是八月十五,却已然沐浴出秋天的金黄饱满,与一缕遥远而迫近的萧飒。何必问他的来路与去处,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这阙词落在《芜湖县志》里,芜湖在三国时属东吴领地。潋滟在芜湖的江流,当然是吴波。太阳落下,晚风悠远,秋水澄明。明月仿佛一飞上青天,月光玻璃一样浸透千万里河山。是谁举起船桨击打着月下轻波,船在水上浮游,人如同在天空中行走。气定心闲,拿起玉箫吹起芜湖的歌谣,箫声清幽,在深沉夜色响起,让人怀疑有蛰伏的龙在听。这里的蛰龙不是真的龙,而是比喻隐匿的志士。整阙词从对景色的描写落到了这里,一个期待中的人身上,忽然之间仿佛风筝有了线一样,所有的逸兴遄飞,所有的空灵明澈,都有了真实的温度。想来这是一个内心并不得志的人,可是,还好,并没有膨胀一肚子的愤懑。略微的惆怅中,依然有淡淡的期望。阅历告诉理智,不能也不敢再去满怀厚望,可是流淌的血液温暖着一些些希望。

什么样的景色,都要有人才能活起来。什么样的月亮,都要有人才有灵魂。要不然嫦娥、吴刚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是入诗入画,是潜入人心的。他在那里,世上人家就多了层珍重的好意。

眼中有月心中有人,虽然这人不是红袖,可是举杯邀明月,分明的更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心情,钟子期月下听琴的雅意徘徊,而不是孟浩然"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的矫情。在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心中,闻弦歌等知音的风月情怀非常潮。

奈何天,伤怀日,试遣余衷,才有的人间这伤春悲秋问花问月的万种情愫。

 

 

温度最低的月亮

 

高山明月碧天秋,

寒浸仙人十二楼。

更上三山高处望,

绿河千尺倒空流。

(顾起元·三山秋月)

 

"孤村烟火三山隔,两县人家一水分。"三山景致入诗已久,浮山、铜山、三华山郁郁葱葱;龙窝湖、漳河、峨溪河,碧波荡漾。无由觉得,那时候山更高,水更宽,月亮更圆,月光更寒。在蓊郁葱茏的古鸠兹。

顾起元,字太初,一作邻初、瞒初,号遁园居士,江苏江宁人。明神宗万历二十六年进士第三人。官至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六十四岁卒,谥文庄。

顾起元为人通达,并不贪恋官场的虚华。对于学问文章,却一丝不苟,先博览群书,而后提笔作文。《启祯野乘·顾文庄传》说他"学问宏博,凡古今成败、人物臧否以致诸曹掌故,无不究心。口陈指画,历历如睹。"做官三十年,但是多次上奏折要求告老还乡,真正在朝为官仅仅五载之短,大部时间是以隐居为生。解职归乡以后,朝廷曾七次下诏书想让他重新回京任职,顾起元都一一推拒了。他的朋友曾因此为他的居所题名为"七召亭"。不屑于庙堂之高的顾氏孜孜于学问,同时精金石之学,工书法。有点书呆子的感觉。

《三山秋月》整首诗意思明白,没有多少佶屈聱牙的东西。秋天的夜晚,高山明月,寒气袭来,仿佛从地而起,可以席卷到苍宇之上。"寒浸仙人十二楼"仿佛脱胎于"高处不胜寒",不过内涵上显然要单薄得多。在三山高处登览,这绿河应当是指的碧天,像千尺河流一样倒着流淌。想象力很丰富,也很奇特。诗词歌赋,需要深沉细腻的情感,更需要无边无际的想象。诗歌到了元明,式微不仅仅是从创作的质和量上,包括创作热情和创作格调上都在下坡路上一溜小跑。最重要的是想象力的萎缩。

只是这个人,为什么在寒浸仙人十二楼的夜晚,爬到三山高处会当凌绝顶呢?是怎样孤迥的情怀驱使呢?我们愿意理解一个宦途失意人的特立独行,也愿意理解一个情感失意的人的与众不同,但是顾起元不属于这两种,他是个淡泊仕途的人,若问男女,通篇也没有一点绮念,分明的,是一个人孤独的内心在冷月秋夜里发酵。浓香型的发酵,然后酒意袭来,醉意纵横,思路四通八达。内心世界的自我放任放浪,走得很远,远得将乾坤颠倒。

即使几百年后,这个在三山之上悄立的身影,绝壁之上,他无比孤单,也无比从容。

 

 

 

剪一纸民俗的月亮

 

人影衣香走明月,

碧天如洗晚风清。

谁怜没柄团团扇,

曾照诗人送客行。

(黄钺·于湖竹枝词)

 

说到芜湖出去的做的最大的官,在中国古代,当推黄钺。做到了军机大臣、户部尚书。 怎么样,无人能出其右吧。黄钺字左田,乾隆五十五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当时和珅当权,黄钺跟他搞不来,借故请假一去不回,协助安徽巡抚李世杰在芜湖赭山滴翠轩创建中江书院,招员授业。嘉庆四年,仁宗亲政,召来京。入见,上曰:"朕居藩邸时,知汝名久矣,何以假归不出?"我的同事郭青写过黄钺《原来是个老实人》,黄钺是个老实人,直言跟和珅持不同政见。不文过不投机,偏被嘉庆对上眼,一路飞黄腾达。直到道光四年,以年老罢直军机。累疏乞休,六年,始许致仕,在籍食半俸。二十一年,卒,年九十二,赠太子太保,谥勤敏。三朝元老,寿终正寝。

黄钺一生"矢勤矢慎"。他笔耕不辍,在学术上很有造诣。著作等身,这不是句敷衍的话,数数作品百余卷呢。善画山水花鸟,尤长画梅,与董邦达并称山水画家。他的字,既有书卷气,也有台阁气。他的诗,别具一格,很有气势。也就是说,诗、书、画、文样样精通。又是个全才。

黄钺和芜湖渊源颇深,甚至超过张孝祥。他生在芜湖卒在芜湖,有《于湖竹枝词》六十首,亦史亦诗,写尽芜湖旧时风物。这首诗是其中一首。

中秋,芜湖一带有妇女互相往还的习俗,叫做"走月"。八月正是裙袂摇曳出美人的时节,月光下人影浮动,衣香袅袅,碧天如洗,晚风轻拂。简直是"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一幕。黄钺不是王维,接下来不是更冷更清,而是更现实。这可爱的没柄扇子般的月亮,曾经照着诗人送客人远去。第一句写风俗,第二句写景,第三句用了个典故,李贞白的《咏月》,第四句也是个典故,贡师泰的《分题得芜湖月,送宋显夫山南佥宪》。作者对芜湖民俗了解甚深,碧水明月心旷神怡,前人诗句浮上心头,从芜湖月色到月下送别。从有人有景,到有景有情。

所谓的诗言志, 其实从诗歌中不仅可以读到一个人的胸襟情怀,也可以洞悉一个人的性格。黄钺的诗,文学造诣可能不如他在书画上的精深,但是此时平和的心境,自得其乐的心情,从简洁明白的诗歌中流淌出来。给最民俗的月亮镀上一层淡淡的文化的光芒。不幽邃不曲折,很亲和的隽永。一如剪纸的月亮,花团锦簇地缠绕出喜滋滋的况味。

想来想去,还是第一句"人影衣香走明月"最芜湖,八月中秋夜,人影憧憧,笑语娇音,在民俗的民间的温暖底色上,人间烟火的气息,人间七情的缠绕,最是浓醇醉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