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却顾所来径  

2012-05-06 10:1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和周日都在繁昌县。年轻记者下基层,一水儿二十几岁的男孩女孩,史称八零后。人数上占了多数,搞得几个六十七十年代的大叔大妈们比较孤单,气场和人场都显单薄。

 

周五晚下了雨,安顿闺女,一来一去的我先后被雨水浇了两顿,透心凉,完了开始胃疼。对于跟了我几十年的胃我终于有了清醒的认识,也有了畏惧之心。翻了一夜烙饼,如今的身板,虽然是高晓松所谓的“微胖界”,内瓤子连一场雨也泡不起。年轻的时候还腻歪歪地要子雨中散步呢。拖着浸了水的面条一样的腿爬到车子上坐定,孩子们从身边走过,粉嫩粉嫩的脸蛋,包在牛仔裤里结实有力的腿,听着他们叽叽喳喳开始说话,语调急促内容新鲜,笑声突然爆发,悲凉之感油然,以一副蔫头耷脑的架势蜷在位子上,我老了。

 

带了本《唐诗三百首》看,老倒是不可怕,唐诗也老,古董也老,且非常老。没有老到它们这个境界,老得有点不上不下青黄不接。

 

稻子半熟不熟,绿绿黄黄的,一如王维说的,秋色转苍翠。翠多一点,苍还不够,要几场冷雨沉淀下来,把那些飞扬的青春淬火。不知道怎么就想起阿城的话:“少年历得风尘,倒像一树的青果子,夜来风雨,正耽心着,晓来望去却忽然有些熟了,于是感激。”也不是阿城说的,是他看了侯孝贤的《恋恋风尘》说。

 

果子们总要熟的,即使没有风雨。

 

棉花还有花朵,树头挂了枣子,青青涩涩的,以为还早。但是联系一个长枣加工点,长枣加工已然在半个月前结束。现在挂在树头的是晚熟的?板栗快了,我把快了打成快乐。板栗们是很快乐,生吃起来又甜又脆,城里有孩子将这浑身是刺的家伙当成了红毛丹。他们很多都没有农村生活的经历和经验,看到什么都是新鲜好奇的。

 

新鲜和好奇证明了人的童心,也证实了人的年轻。到了一定年纪,就是陌生的东西,也见怪不怪地视若无睹。心如井水不起波澜,死水。

 

周日上午去马仁山,树色斑斓,有红色的丝丝缕缕开着的花,小同事说叫彼岸花。这几日雨水多,流水淙淙,且清冽清凉。只到楠木林就往回折。即使这样,几级台阶我也爬得气喘吁吁。想起前些年都是在酷暑爬太阳洞月亮洞,也就爬上去了。然后大发一通感慨。现在没有感慨,光忙着喘气。

 

地是湿漉漉的,空气也是湿漉漉的,竹子楠木也是湿漉漉的。风从林中穿过,也是湿漉漉的。男孩子女孩子们一路上拍照说话。他们的声音,也是湿漉漉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八零后们不嫌人多,挤到一个桌子上,吃饭,玩杀人游戏。七零后和六零后自然而然地被撇开,斗斗地主,打打八十分。有尴尬的沉静,如果是年轻,一定会制造出一些动静,掩饰尴尬,流露出一种青春的躁动,但是现在,都有些懒懒的。电视上在放《泡沫之夏》,有人叫了声大S,更多的人一脸茫然看这些八零后折腾幺蛾子。

 

隔壁的喧闹一浪高过一浪,仿佛一个房间也盛不下那些开心。可是这样的时光仿佛就在眼前,我们怎么就被一股脑丢给了昨天?

 

想起来路上看到的诗: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看看我们来时的路,也是苍松翠柏鸟语花香,绿死人的青春,醉死人不偿命的激情,现在它们苍绿地遥守在我们的过去里,成了生命中经过的风景,越来越远。坐在椅子上,往后一仰,感觉后辈舒服地松弛了,哑然失笑,呵呵,多么好的青春,跟我没有关系了,没有关系有没有关系的好,不必惦记着花枝招展的舞台,台前转到幕后,我们看看果实吧。有枣子没枣子,咱先打两杆子。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