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好文字能下酒  

2012-05-06 10:1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日在看郭珍仁先生的《话说红楼》,不是一本正式出版物。当年老先生自费印了几百本,送给亲朋故旧。我有幸得到,没焐热就被单位一位老师借走,从此杳如黄鹤,我却一直在念中。今年春天,请张诗群给我做的《真情》版写一篇郭珍仁的文字,也婉转托她找郭珍仁先生的儿子郭小文要了一本。王业霖先生的题字,他也已故去多年。红底绿梅花,封面做得简单,是郭珍仁先生数十年阅读《红楼梦》的读书札记,扉页上有“丙子之春”,也就是说,出版于二十四年前。而从开始写到1996年付梓,也有二十多年。

几十年的光阴,涣散在黯淡的纸页间。如今再读,居然无言。

前几年红楼大热,热得烫手,《红楼梦》早就被各方挖地三尺剔骨抽筋地读之再三。郭珍仁的这本书,无论从当时占有的资料和解读的思想背景,与今天都不能同日而语。我的感动,是源于作者创作的历程,他走过的路,一路上留下的斑斑点点,湘江旧迹已模糊,磊磊分明的,是筚路蓝缕。面对太过沉重的人生,我总是有一种无力感。

半生潦落入诗怀,郭珍仁一生坎坷始于1924年,终于2002年。这中间,最低谷是1957年打为右派,至1979年平反。先是在农场改造,然后拿笔的手拖起板车,和几位“牛鬼蛇神”打帮,每天往返于荻港、桃冲之间,贩运毛柴、杂柴卖……在他的《滨河庐词抄》中,共收词555首,其中225首均写于13年板车岁月。“梦酣喜听檐前雨,滴到三更鼓。明晨路滑必停车,欲洗辛劳粟酒径须赊”,我们现在看,文字是美的,是开在艰辛岁月里的花。但是,谁能够真正体会到,当年绽放时和泪的艰辛。

我见到郭老,已然是上个世纪末的古稀之年。我一直记得十多年前,市作协组织到繁昌荻港采风,荻港滨江老街中陈旧简陋的居所,滨河庐里,一位发苍苍齿茫茫的老人颤巍巍地站起来。一个人的衰老是身体表现出来的,但是有很多时候是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一种气息。我们的逗留很短暂,那天,郭老也没有说什么,他轻轻地和认识不认识的来访者握了握手。

命运,终于松开了铁拳。人,也老了。被时间束手就擒的无奈与无力。

其实我对于这位老人的印象,更多的是停留在他的诗词里。初做编辑的那几年,我都会收到老人寄来的诗词。绿色的方格稿纸上,松散的钢笔字让我感到一种力不从心的颤抖。他的诗词很好,不仅仅是格律对仗的工整,最重要的是有意境,这是现代很多填词写古体诗的人所缺少的。晚年的心境,是清淡的田园味道。我想起溥心畲,这位末代皇族的个人际遇以及文字造诣。郭老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溥心畲的文章,并且影印了溥心畲的词一并寄来,文章没有见报,但是那张影印件却一直压在我的台板下,记忆留白,岁月窖藏的文字,一一填金。

把芜湖文坛的卷宗往回翻,始终默居一隅的郭珍仁是洇染在渐渐发黄纸页上蓊郁的远树,缥缈的云烟,淡淡一抹墨迹,彰显了一种格调,文字的格调。

当我也走过了一些路,有了一些年纪,愿意微笑着面对人生,却在内心选择遗忘的时候。在堆积的记忆里,总有一些背影让人难以忘怀。他们和我们的生活也许没有关系,但是,却璀璨在精神的星空,有一种不能抵达的深度。让我们感觉力量,也感受沉痛。

好文字能下酒,而有些人,被沉淀在时间深处的心酸与痛楚,是醉眼与泪眼里的把酒酹滔滔。有多少事,欲说还休;还有多少事,相顾无言。我们且浮一大白,热热地喝下去,逼出心里的寒气。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