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清鉴  

2012-05-06 10:1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八度的高温,简直是在煮人。清鉴两个字有无端的凉意,袭过身心。

桑农老师送给我的书上写的这个两个字,请别人欣赏的敬语。这是本台湾出版的读书随笔《开卷有缘》,桑老师的文字我很熟悉,这句话有点突兀,可是我知道分寸,我只是说熟悉,没有说懂得或者了解。懂得或者了解,有知己知彼的味道,有不揣冒昧的味道,也有大喇喇执手相看的不拘。知己知彼不敢,冒昧和不拘与我倒是相宜,但若是完全的懂得,再继续下去是需要勇气的,一种自我生长的勇气。不是带着一厢情愿的自我认知与自说自话,而是需要面对过去的历史和未来的可能性。人生过半,再也没有勇气和信心这样妄自尊大,怕弄错了自己下不来台。再说了,有什么必要自己把自己给撺掇到台上去呢?我就在台下仰着脖子。我愿意做观众,忍不住叽咕两句。对了,无人喝彩,错了,一缩脖子,无人认账。

经常看,就是熟悉。至少面熟。这话说的,算是滴水不漏吧。

全是与书有关的文字,现当代文坛和学界的人与事。这些年桑老师一直在写的,在报纸、杂志上,不是很多。我觉得真做学问的人落笔谨慎,对自己的文字珍重。这是治学的严谨使然,也是习惯。以前编过桑老师的稿子,就是干净两个字。干净是文字的要务,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我的习惯不好,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且错字连篇。可是,已经成为习惯了。萝卜快了不洗泥,这是个很好的借口。

要是棒打萝卜还好说,左不过是截空心萝卜呢?

桑老师在简短的卷首语里提到,王佐良说:黑色的文雅字体印在雪白的纸上,其美学效果也还不是屏幕上的电脑字体所能代替的。桑老师希望,这本书,读者拿着、打开、翻动、浏览以及合上这本书的同时,也体验到一种审美的愉悦。那么,我真是个有福气的人,在电脑稿件还不是风靡的时候,我曾经展开的是桑老师手写的稿件,绿色的格子纸上,一笔一划有种冷峭的味道。

我不懂字,我只是跟着感觉走。桑老师的人比字温和。

《开卷有缘》全是繁体字,这个是我的强项,当然也就是相对于一般看惯了简体字的人而言,有点买椟还珠。我看过的第一本繁体字书是《说唐》,秦琼卖马程咬金造反李世民发家史,烽烟四起的乱世。我还记得是灰色的封面,黑色隶书的"说唐"两个字衬在一块长方形的豆绿底色上。将近三十年前的书,一般都做得简朴,却也大气。

文字也是这样,要干净,要简朴,要大气,才能站得住站得稳。我们,我,写了多少浮躁的冗词赘句。

我也送了本书给桑老师,写的是惠存。清鉴是不敢写的,我希望别人能够留着,就好。至于说读,倒真的缺少信心,不是妄自菲薄,这也是一种珍重吧。我不是很珍惜我的文字,它们随意放纵汪洋铺张,缺少节制与精当,但是我的态度是严谨自知的。

桑老师还有一本书,也是读书笔记,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付梓,希望能够尽快读到这本书。他平淡,但深稳;他简洁,但生动;他缜密,但有趣。

清鉴两个字写在书扉页之上,虽然是客套话,于我却有些惴惴。我不能鉴,但是阅读,一如清风徐来,可以静心,可以自得,可以满足。怀特在他五十八岁那年曾经写道:"我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读一本喜欢的书,读一本优质的书,不仅具有美学的含义,不仅体验到审美的愉悦,它让我可以达到这样的境地。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