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王右丞:与知己相望于江湖  

2012-05-05 21:0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湖千万里 ,

况复五湖西。

渔浦南陵郭,

人家春谷溪。

欲归江淼淼,

未到草萋萋 。

忆想兰陵镇,

可宜猿更啼。

(《送张五諲归宣城》)

 

这是王维送别友人张諲的诗。好朋友张諲辞官归去,浪迹江湖,这段时间寓居宣城,王维写诗送行。王维有没有到过宣城?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应该是没有,但是对于渔浦,就是现在南陵的龙潭湾,还有春谷,南陵的古名都很清楚。我本来还在那里大叹以前的人真是读万卷书如行万里路,后来问南陵的胡旭东老师,面对我的疏漏短浅,这个厚道的人光是笑。王维在南陵还有故居呢。

还是先说说张諲的来历吧。张諲,排行第五,又称张五,永嘉人。生卒年不详,应该比王维小一点,跟王维书信来往总是自称弟,不是他客气,因为王维不客气地自称兄。这个人非常有主意,一开始就隐居少室山下,闭门读书,不问世事。工诗,善草隶,兼画山水。张諲能书会画,在当时交游也非常广阔,与李颀、孟浩然、郎士元等文化名流均有交往唱和。以前文化人比较的有情调,一来二往的尽搞些精神层面的交流。王维和张諲相识相交于开元十五年,王维二十七岁那年。二十七岁,对于古人来说已经不算年轻,也就是说他们是人生观价值观都成熟后交的朋友,比起穿开裆裤时候的发小,无疑更加具有精神层面的知己意义。

王维与张諲在诗、画、道三方面志同道合,趣味相投,这趣味是在是太高雅。王维写给张諲的诗留下来的有好几首《戏赠张五弟諲》诗三首,《送张諲归宣城》,《故人张諲工诗善易卜兼能丹青草隶顷以诗见赠聊获酬之》,《送张五归山》。他们不仅仅是诗画酬酢,而且影响到了彼此的很多人生选择。王维在认识张諲之后决定嵩山修道,有可能是受其影响,而他认识道教方面人物,也应当是由张諲介绍。王维是认为从政与道修不相违背的人,张諲以后应举为官,也极可能是受到王维的影响。两个人在思想和才艺上都有深层次的交流。

张諲官至刑部员外郎,还是没有将职场进行到底。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这是很多古代知识分子喜欢标榜的境界,其实在美好的文字意境后面,是筚路蓝缕的跌宕,是太多的辛酸与无奈。说到底,归隐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黑暗时代产生的牺牲,你以为他不乐意庙堂之高治国平天下?实现他的人生价值附带家族家庭建设?我来解释一下归隐这个动作,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这是T型台上的一个pose。皇上在长安,他们就到长安附近归隐,皇上到洛阳,他们就到洛阳附近归隐,近距离地守着皇帝待价而沽。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当无路可走,有路不好走,此路不通天的时候,他们的第一选择是归隐。张諲走到归隐这条路上,王维是清楚其中曲折的,他在21岁状元及第之后,被遗忘太久等待太久赋闲太久,他的内心焦灼煎熬。好朋友孟浩然到长安应试,怅然而归,他写诗送别:杜门不复出,久与世情疏。以此为良策,劝君归旧庐。我中了状元了,还不是在长安赋闲,你就老老实实回乡隐居吧。但是毕竟是出身名门,才华出众,毕竟年轻气盛,血仍未冷,王维一方面说着归隐是最好的选择最佳的出路的时候,一面积极地为出头寻找机会。就在这个时候,张諲真的要归隐了。王维写《送张五归山》:送君尽惆怅 ,复送何人归。几日同携手,一朝先拂衣。东山有茅屋,幸为扫荆扉 。当亦谢官去,岂令心事违。王维说我很羡慕你的归隐,我也要走这一条路。是对故人归隐的一种美化,是对自己心情的一种表达。在大多数的送别诗,王维都在做着各种方式的掩饰。他把归隐作为最佳的选择来予以赞赏,有时他表示自己要归隐的愿望,羡慕朋友得到自由。虽然说尽量的真切了,但是当手中有一把伞的时候,对于淋湿的认识总是缺少真实感的。

《送张五諲归宣城》与《送张五归山》创作于同时时期。送别是王维诗歌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给我的印象是王维总是站在水边或者驿站,送别落第的才子,辞官的友人,但是像这一首一样,彻底描写让人悲痛的自然风景的作品并不多。江水浩森、春草茂盛,让人感觉朋友去遥远的地方,给人带来很悲伤的印象。到了南陵,甚至猿猴的叫声也能听见。没有安慰,没有同情,春草萋萋,落在心情忧伤的人眼里,茂盛的只是悲哀。没有同情没有安慰,有的只是扑面而来的惜别气息。王维这一次没有掩饰,是看花满眼泪的真情流露。

当张諲选择从此山水寄余生的时候,王维挥一挥衣袖,转身就忙着"跑官",最后他献诗给中书令张九龄成功:宁栖野树林,宁饮涧水流。不用坐粱肉,崎岖见王侯。鄙哉匹夫节,布褐将白头。那些隐居在山林里的人都是鄙陋,见识短浅的人,守着匹夫之节,不是大丈夫的作为。这是淡泊超然的王维说的话吗?人是有两面性的。如果说王维为了出头不得不违背天性这么说,那么为了安慰朋友,标榜自己,王维也可能言不由衷地大谈归隐。一切皆有可能,看他的目的是什么了。

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真实的谎言。

张諲四处游历,做了山水间的荡子。直至唐天宝年间回归温州,卒于故里。当张諲的人生不再起风云的时候,王维的仕途波诡云涌,到达了最重要的转折点,或者说后人一直耿耿于怀的污点。天宝末年,安禄山陷两都,王维没有来得及撤退,被捆成一粒肉粽送到安禄山面前,王维太有名了,有名到安禄山这样的胡儿也知道要拿他做药引子。王维关在菩提寺,老朋友裴迪来看望他,说起安禄山在凝碧池大宴宾客。王维赋诗悲悼: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历来文人感叹"文章误我",没有想到文字又一次成全了王维,等到安禄山一倒,当年在安禄山那里拿薪水的官员一个个秋后算账,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这首诗救了王维,不仅没有罪加三等,反而从此官运亨通,从太子中允,迁中庶子、中书舍人,复拜给事中。转尚书右丞。运气来了,真的是板门都挡不住。

但是,当位极人臣的现实让人不再有所图,当做过"伪官"的经历让人不能不沉默,王维性格中淡逸的一面充分显示出来。如果说当年那些要跟朋友们归隐的话是安慰性质,作秀性质,沉浮之后的王维,心是真的归隐了。"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在得到宋之问辋川别墅后,王维于山水绝胜之处与裴迪、崔兴宗等人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长斋禅诵,最认真做的事情大概就是每天请十几个僧人一起吃饭,不问红尘,非常彻底。他三十一岁死了老婆,没有再娶,没有子女,这样的红尘,有什么必要问?

作为一流宫廷诗人,作为一流画家,作为一流从政者,当人,首先是作为一个很有才华的人,王维深谙而不沉溺,入世很深同时出世很远。归隐是他从年轻时候就絮叨的话,直到61岁死始终没有归隐。

他选择的是大隐隐于朝,在朝廷之上辟出自己的江湖,与知己相望于江湖。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