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刘秘书:又见炊烟升起  

2012-05-05 21:0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入江风静,安波北未流。岸回知舳转,缆解觉船浮。暮烟生远渚,夕鸟赴前舟。隔山闻戍鼓,傍浦喧棹讴。疑是辰阳宿,于此逗孤舟。(《夕逗繁浦》·《繁昌县志》卷十七)

这是南北朝时南朝梁刘孝绰的诗,又名《夕逗繁昌浦》,写的是夜泊荻港。咱们繁昌的荻港。又称荻浦、泥浦或繁昌浦。万里长江在此绕出个犄角,水静波缓,淤泥中芦荻萧萧,成就了繁昌荻港。说真的,要不是咱们繁昌的荻港,有什么必要读这首诗呢?不好不坏不咸不淡,掉进中国浩瀚的诗词海洋里,捞到虾米也轮不到它来冒充水生物。

一个傍晚,我现在无法想象季节的傍晚。坐着船,天晚了,夕阳西下,江风也静下来,系缆停岸,荻港夜泊,这个时候,抬眼就是风景,岸上的树,水里的草,尤其是荻港,应当有芦荻萧萧,无论春夏秋冬,都足够触景生情,诗人没有看见?

不过,不管是哪个季节,说到大天里去,这首诗姿色平平。风景淡淡,心情淡淡,是旅中,是夜泊,此情此景,全是酵母,无论如何不能不惆怅一把,硬是没发出来,只是有一点感触在琉璃般的心境上滑过,前8句写景,直到最后两句抒了把情,抒得简直像是敷衍。不是敷衍旅途的单调,就是敷衍自己的心境,无悲无喜仿佛没有自己。

仿佛淡写流年。

旅思与客愁,可以是"万点飞花愁似海",也可以见惯风月浑不识,文字能够做到返朴,心情能够做到归真,人大概已经进入化界了。但是刘孝绰,这个一生走马章台的文职人员,无论心情还是文字,都不曾出世。不是他的人生进入不了这个境界,而是没有必要。

比如他还写过一首《还渡浙江》:季秋弦望后,轻寒朝夕殊。商人泣纨扇,客子梦罗襦。忧方自难遣,况复阻川隅。日暮愁阴合,绕树噪寒乌。蒙漠江烟上,苍茫沙屿芜。解缆辞东越,接舳鹜西徂。悬帆似驰骥,飞棹若惊凫。言归游侠窟,方从冠盖衢。也是日暮江流上,行舟客水中。相比于《夕逗繁浦》的"起来慵自梳头",可谓是"文采锦绣、辞藻华丽"。虽然景色入眼帘,情绪仍然是旁观,淡情景皆浓稠。纨扇罗襦,是南朝诗里最流行的概念。应当说,作为南北朝时代南朝梁"宫体诗"力将之一,这才是刘冉诗歌的本色。

宫体诗是南北朝时代南朝梁宫廷里盛行的一股诗歌文风。梁武帝萧衍先扬其波,而简文帝萧纲、元帝萧绎则紧随其后,发扬光大,朝野文人趋之若鹜,整个风貌就是倾心于表现女性容颜体态之美,从首到脚无巨细的不遗余力,诗写到这份上,其实很无聊,还不如无动于衷地《夕逗荻浦》,即使是打油山水,也好过在脂粉堆里打滚。刘孝绰与宫体文学力导者萧纲、萧绎兄弟均关系密切,艺术创作与宫体文学主张一致 ,免不了了轻艳肤浅的通病,,但没有一媚到低,说起来,刘这个人有才华,同时也很知道自己的才华,恃才傲物的人虽然讨厌,但是一般不会太堕落,无论为文为人。所以刘孝绰的诗歌出宫体诗之右,独有清新明丽之气。比如他的《夜不得眠》:夜长愁所覆,怀抱不能裁。披衣坐惆怅,当户立徘徊。风音觴树起,月色度云来。夏叶依窗落,秋花当户开。光阴已如此,复持忧自催。

有一种优雅孤独的怀抱。

刘冉,字孝绰,彭城(今江苏徐州)人。他的祖父刘勔原本家贫,由于立有军功,成为大将,儿子娶了王僧达的孙女,生刘孝绰,刘孝绰的三个妹妹分别嫁了当时的三大家族琅邪王氏、吴郡张氏、东海徐氏,彭城刘氏完成了从庶族新贵到文化士族的转化。不过说真的,人家也不仅仅是光靠嫁几个姑娘顺着裙带爬上去的,的确是文才济济之族。刘孝绰的伯父叔父到刘孝绰兄弟姐妹均是才名远播,史书有份,这一遗风一直延续到刘孝绰的儿子。刘孝绰本人当然更是其中翘楚。据说他7岁能文,是个神童。不只《南史》,连《梁书》也立其传,"每作一篇,朝成暮遍,好事者咸诵传写,......亭、苑、柱、壁,莫不题之",一时掀起了"刘孝绰热",足见"时重其文"的程度;而其"辞藻为后进所宗",可见刘孝绰在梁代文坛举足轻重的位置。其实抛开刘孝绰自己的诗文不说,他帮助萧统编撰《文选》,开创中国楹联之先河就这两件事足够名垂文学史了。

梁武帝非常欣赏刘孝绰的才华,22岁刘孝绰一入仕就被安排在昭明太子萧统身边掌东宫管记。为著名的《昭明太子文集》作序的就是刘大师。须知,在"群才咸欲撰录"的东宫,萧统"独使孝绰集而序之",那的确是非同小可的。 萧统建乐贤堂,令画工先画刘孝绰之像,悬于堂内,这是一种非比寻常的礼遇。所以刘孝绰一生没有扶摇直上冲九天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原因在于刘这个人老是翘尾巴,举个例子,春风得意时刻他被人捅了一刀,不是别人,是同乡兼同事好友--到洽。这也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开始两个有才华的人同游东宫,还有几分惺惺之意。但是一山难容二虎,尤其是龇牙的老虎,刘孝绰感觉太好,看不上到洽,大家一起吃饭游乐的时候他广而告之地"嗤鄙其文",到洽心里恨得牙痒痒,终于找个机会,刘孝绰为廷尉卿,把妻妾接到官府,把他老妈还放在老房子里,到洽弹劾他:"携少妹于华省,弃老母于下宅。"高祖萧衍为隐其恶,改"妹"为"姝"。到底是妹妹还是美女,这还是有笔糊涂账呢。当时刘孝绰官是丢了。不过萧衍的确非常欣赏刘孝绰,多次去"宣旨慰抚",给足了面子里子。两年后启用再次成为太子仆。

性格即命运,一千五百年后如此,一千五百年前也是真理。刘孝绰的前途就坏在他的牛脾气上,性格乖忤,仗气负才,凡不合意者辄直言诋訾,一个人自我感觉良好没有关系,但是在权力中心地带如此没有城府,只能说是知识分子的幼稚。

与知识分子可以谋事,但是不能谋大事。

刘孝绰官做到秘书监为止,明人辑有《刘秘书集》,一辈子舞文弄墨。59岁那年死在任上。梁元帝萧绎为刘孝绰题写墓铭:"鹤开阮瑀,鹏翥杨修,身兹惟屈,抉摇未申",将他比作三国时代的名士阮瑀、杨修,梁武帝真是慧眼识人,他对刘孝绰的评价很高,也很准确。阮瑀、杨修可没有刘冉运气好。阮瑀是"建安七子"之一,也只是做了个管谷仓的小官,活了48岁,杨修运气更坏。

再相比于10年后萧衍引狼入室,郁郁撒手,萧纲萧绎这两任帝王先后被大土袋子压死,能够善终在床帻之上,对于刘孝绰这样一个不肯通融于世的知识分子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幸运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