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尘埃  

2012-05-05 21:0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九点,门铃响,朋友的女儿站在门口诡秘地笑,说要送个礼物给我。她从身后搬过来一根将近一米长的笋子。今天她们一家出去玩,从路上带回来的。比杯口略微粗一点,身上包着黑色的笋衣,不是那么纯粹的黑,根部的芽黄色格外娇嫩,还有顶部,从笋衣里挣扎出一撮嫩色简直水灵灵的。


这样的一截笋子我拿在手里当然是不知如何是好。固然好歹也能够攀得上春笋,暮春,老得可以,却也没有老成一根竹子。小朋友一好奇,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没有按照正常的路子长成竹子,虽然年幼时躲过一劫,免了锅镬之灾,但是一根笋子的命运,当然是不由自主。


暮春时节,仿佛人人都有点按捺不住似的望外跑。中午打电话给弟妹,她声音颤抖,在黄山,通讯不稳定,说了多日的旅游终于成行。接着弟弟就来我家,弟妹在黄山摔了,找红花油白花油,反正就是专治跌打损伤的,邻居去香港亲戚家渡假,回来送了我们许多,日日在抽屉里怀才不遇地喷着郁闷之气,今天终于派上用场。


弟弟将三月末送来的兰花也运回去了。七支箭头开着满满的花朵,夤夜,客厅里暗香浮动,悠长深邃清远。很奇怪,我记得小时侯院子里破脸盆养的那株兰草开花时香气浓得要杀人。不过不是一个品种,那株兰草是从韭菜叶一样的墨绿叶子里开出嫩黄花朵,这个是浅一点的绿的韭菜叶里升出箭。外行话说得真叫费劲。如果说,兰花的香,可以清心,那么这株是要清心的时候才能闻到。


好象也没有开几天,现在花朵们都有点耷拉着了。弟弟说它们今年的花开结束了,带回家去服侍,明年再看吧。

一年的花事就这几天?甚至只是几夕。说句实在话,除非半夜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大白天的人都是匆忙的,谁会多看那花几眼?更不要说静下心来闻香了。我们真是活得又粗俗又草率。


又剩了一盆芦荟,木乎乎杵在那里,它已经杵了好几个月了,不老不少,不尴不尬。幸好它不觉得孤单,长得挺扎实的样子。


我弟弟认真看了看,说,看来这盆芦荟能在你家养下来。我可不会接腔,没这个自信。作为一个伪植物爱好者,伪大自然爱好者,说真的,自从长大成人,这手就跟熊掌一样笨拙,就没有养活过什么花草。小时侯倒是有点灵气,院子里养得泼泼洒洒,虽然绝大多数是草花,也绝对好过现在跟草都攀不上交情。好汉不提当年勇,赖汉人生处处伤仲永。


自己也没有闲着,下午拖着女儿跑到东郊路。我喜欢这条路,可是事实证明这喜欢是孔雀开屏。我跟东郊路现在是情淡爱弛了,从营盘山进去,居然跟出租车司机把方向都指挥错了,当年可是住了三年啊。我跟女儿说,我以前在这里住过。她眼睛睁得圆溜溜的,问,那我们不是搬过三次家了?我说那是lang lang ago,老妈的史前时代呢,跟你没有关系。


人这辈子,学不来古人,终老一处,总会像蚂蚁一样拖着自己那点东西搬来搬去。不过都是在土地上挪窝,算不得搬家。人,真正意义上只会搬两次家,一次是从子宫搬到人间,一次是从人间搬往永生。都是,不由自主,不能选择开发商,不能选择地段,均价,甚至户型。
要说郁闷,还真是有点郁闷。


当年蜕下的皮,于今全无用处,却仍旧有点恋恋。临走的时候回头看,当年我蜗居的地方如今已经是左岸的高楼,灯火次第。想起300年前,孔尚任在《桃花扇》里的一段:“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世事朝西暮东,无非如此,不过如此,也只能如此。


今夜,没有月亮,闷闷的夜色升起,不完全是夜色,还有尘埃。那是什么尘埃,起楼还是楼塌?分明的,我看到我的过去,圆明园一样,倾屺在夜色里,记忆,尘埃搬飘散。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