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从前  

2012-05-05 21:0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二,去四褐山。当然,四褐山不远,就在芜湖,一块钱的公交,3路车。
有段时间我经常坐3路车。我的弟弟在四褐山工作,还有弟妹。那时候他们也住在四褐山,节假日,我经常去,尤其是后来母亲去帮他们带孩子。最初他们住集体宿舍,我也去过,他们在电炉子上烧菜给我吃。他们给了我那段日子里最基础的体温。
结婚后他们先租房子住,租房子免不了搬家。直到孩子出世。后来厂里分了房子。不过现在这房子卖了,他们也搬到市中心来了。等他们搬到市中心来,我反而去的少,虽然在客观上的距离更近了。
四褐山于我是亲切的。从十几年前,原因当然是弟弟妹妹在四褐山。那时候我还在跟四褐山面对面的裕溪口。裕溪口中心地段造了个公园,迎面的门上有一副对联:一弯江水绕园去,四合山光扑面来。不是很工整,意境也欠,但是很贴。江水,在裕溪口这里可不是柔软成了一弯,哪里还有大江奔涌的气势。四褐山四合山的我们经常混用,对于这个小公园来说,说四合有点夸张,因为公园小,不盈一握,也就算被一弯江的臂膀揽在怀里了。
当然是四褐山。有年,咱们这里评选芜湖十景,后来还做了明信片,就是四褐山。而且,说真的,我觉得褐和赭正好对上,一个色系。这才像是一家人。
四合山光没有扑面,咱们芜湖有什么山可以扑面而来呢?那么强势。去年去太平,黄山脚下,青山隐隐水迢迢,那才叫扑面而来呢。黄山归来不看岳,咱们芜湖就是水软山媚,从遗传到包装,和黄山走的不是一个路子。赭山也不过是八十米的海拔,整个的跟个土包一样。因为是自己家的,总是高看一些,人情如此,原也应当。
都是从前的事与记忆。淡远了。
我到四褐山去拜访一位老人,他就住在当年我弟弟的房子后面。走过弟弟家原来的房子,厂里的房子,抬头可以看到阳台,外面挂着件橘红色的羽绒服,以前有很多次,我站在阳台上,看外面宿舍区的马路,路上的行人,路边的广玉兰。抱着孩子的,拎着菜的,工厂的宿舍区总是给人一种家居的悠闲散淡。那时我还经常将羽绒服带到弟弟家洗,洗完了搭暖气片上,熏得胖乎乎的。
空调还在,常年搁上面的梅花不见了。是我带来的一盆梅花,花开得很小很少,但是香。本来放在我家里,自从买来那个冬天开过之后,拒绝再开,叶子倒是肯长。舍不得扔,就带到弟弟家。也不知道弟弟怎么伺候的,到了冬天就开花,几朵淡黄色的梅花不咸不淡地粘在苍灰色枝梗上。安静虚空,只有香气是真实的。
我们家的花总是长不好。以前也买过许多,长着长着就死了,阳台上剩了一堆空花盆。死心了,看到再旺势的花也不掏钱了。
倒是弟弟,泼泼洒洒养了一阳台花花草草。上周送来一盆兰花,有六七个箭。去年秋天他送来一盆虎皮兰,再三叮嘱不要浇水,开始一直没有浇的,根本就忘记浇水这茬事。最冷的三九心里,忽然勤快起来,兜头一盆水,完了还很显摆地跟弟弟报告这事,他面无表情说了两个字:完了。那段时间我天天将虎皮兰搬到阳台上晒太阳,末了,还是眼看着它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的黄了软了烂了。
弟弟接着送来一盆芦荟,这回我打定主意绝对不浇水。
这盆兰花是他家里箭最多的,去年,也是这样的春天,他也送来过一盆兰花,四个箭的,开完了,搬回去。
开了,谢了,搬来,搬去,这样的日子,这样的人间。想想,还是安心的。
在客厅里,听九十六岁的老人,说起他的从前。他的淮安口音,有时候我听不懂,他的儿子女儿就解释给我听。我想他的从前,有好多只在他的记忆里,还有的,植入另外的生命,他的儿女们,记忆在此延伸,以另一种形势。
晚上回家,打电话给弟弟。清明到了,我们一起去乡下看看父亲吧,父亲在油菜田与麦地里沉睡了二十多年,怀抱着我们的从前。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