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薄冰  

2012-05-04 16:0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上班,从盆堂沿走,这条路窄且有些破旧,原来的房子有年头了,又在边角临时搭了些棚子,说临时,也就住了下来,一日不拆一日继续住着。显然就破败潦草了。路边有积水,地势低洼,加上生活用水随意倒,干不了,一夜下来就积了层冰,很薄很薄,用脚碰一下就碎了,露出里面肮脏的水。路边的法国梧桐树长了些年头,几片又破又皱巴的叶子吊着。长在这么逼仄的地方,它们是窘迫的,有点长僵了的感觉。本来有层围墙,有人种了青菜,堆着瓦砾杂物,一口塘仿佛遥遥。这几日围墙拆了,水塘暴露出来,一下子就很近,同事说这里要建一个景点叫做“盆堂倒影”,听起来像玩笑,盆塘,一座盆大的塘能倒什么影?
塘面平滑,塘的四边是积年生活垃圾,花开在这么肮脏的地方有什么办法,当它波光潋滟时像薄薄的扑了层亮粉一样,明净清和,看上去也很美。是年轻女孩子的脸,能够挂得住粉的。
就是薄薄的一层吧。冰结得太厚你知道会很冷,粉涂得太厚你知道会显老,太老的人脸上挂不住粉,起劲的多抹几层又显得心底发虚。薄呢,就从容了许多,薄冰是冬天里季节的风情,薄粉是女子的风情,有点殷勤,不上赶着。一切上赶着的东西总是让人心生疑惑。老话说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薄一点,我们需要自由呼吸。
我喜欢薄这个字,当时年少春衫薄,有一份喷薄而出的恣意。尤其是有了些年纪,想恣意比较瞻前顾后,真恣意又畏手畏脚,恣意后悔不当初。恣意是个力气活,也是个胆量活,更是个吃青春饭的活。等年少春衫薄成了天寒翠袖就没有什么惊喜可言了,玩不起了。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想象起来比较的美丽诗意,对于旁观的人而言,但是那个摆着美丽POSE的女子跟老杜一样是一肚子苦水。我不喜欢老杜的诗,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一辈子在残羹冷炙里透不过气来,心灵深处的水分都干涸了,悲苦之声不绝于耳。人这辈子,是要吃点苦,吃点苦人才能沉得住。可是不要苦大仇深。苦大仇深的人往往比较激烈,他的反弹太厉害,厉害到不能兼顾过程不能保全左右。而且对于平凡的人生来说,太沉痛的东西是石头,压下来会窒息会失常,即使你的心理承受力在正常值内。
所以就诗而言,我喜欢李白。李白这个人一生是很跌宕的,得意时大笑,失意时大醉,整个的状态放松。老杜就做不到了,就是写个美女,老杜也是裹在一堆亮晃晃的衣裳首饰里,没有李白的飘摇之态。老杜的人生里估计没有什么红巾翠袖,一首今夜鄜州月已经是儿女情长之至,依然是对着他的老妻。他是个比较郑重的男人,大概也只好郑重。固然一个李白这样的男人也没有什么好的,他是个荡子,对于女人对于时代都是。但是杜甫这样一个要么高谈阔论充满使命感,要么整日喋喋不休哭穷诉苦,好象也没有什么吸引力可言。
汉景帝的皇后姓薄,薄皇后这个词听起来就有点红颜薄命的感觉。命是不大好,没有孩子,在母以子贵的后宫 没有地位。前几天中午看《汉武大帝》,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陈宝国的戏,他的汉武帝他的白七爷,他演戏绷得太紧,像是妙玉听琴,听着听着,呀然失色道:“如何忽作变徵之声?音韵可裂金石矣。只是太过。”宝玉道:“太过便怎么?”妙玉道:“恐不能持久。”正议论时,听得君弦蹦的一声断了。陈宝国演戏给我的感觉就是绷得太紧,是老杜的诗歌语境。所以宁肯喜欢那个焦晃的刘启,文弱了一点,比如被母亲逼着传位给弟弟的时候那种神情。人这辈子,会有多少无奈?有很多,比你以为得多。而那些无奈,如果你做不到像汉武帝那样的手起刀落,而只能像汉景帝那样怀柔,需要多少胸怀来容纳,容纳那些回忆和愤怒?
人活到最后,虽然不至于光是冰山林立,也许也剩不下多少温暖,但是不能只剩下这些薄冰下的污垢。可是,当他将这些都一一的吞咽下去,一定很难很难,以至于下咽的同时眼里被逼出了泪光。泪光,薄薄的一层泪光,覆盖在满目疮痍的现实之上。那些疮痍,曾经刀刀见血。
说到刀刀见血。昨晚听一个人说他童年时候在乡下割稻子,起先是一茎一茎割,看到旁边妇女一把一把割,他也跃跃欲试。第一镰刀下来还行,第二镰刀下来小手指头被割开了,连肉带皮的一条挂下来,血呼啦一下子涌了出来。这个小小少年从最初的木然中惊醒,立刻锐叫起来。他说他一路从村东叫到村西,把一个村子人都给吓得不轻。
曾经的血手指现在只剩一个淡淡的疤痕,但是记忆里的惊悚大概是人生的第一次切肤之痛吧。想象当年阳光下眩目的稻子,稻子边奔跑的少年,少年手指上青春的血液绽放,我们风过,霜过,伤过,痛过,汗湿的梦魇,微温的余烬,彻骨的风寒,急促的步伐渐渐缓慢,尖锐的呼叫渐渐飘散。
散成今夜的这一杯凉酒,一声浅笑,一场轻醉,以及一段,薄薄的聚散。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