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薄情  

2012-05-04 16:1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人喜欢薄情这个词,尤其身为女人。可是情天情海幻情深,太浓的情?
晚上在灯下看一本书,满本浓情的书,浓得让人喘不来气。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第一眼就喜欢了,深的桃红色封面,丰满的花朵深深浅浅重叠纠缠。是浓艳的春酣深处,密不透风的爱如潮水,也有只恐夜深花睡去的惊疑不定。书七八成旧,也是我喜欢的。经了手与时间的摩挲,有了烟火的气息,也有了情绪的温度。再桃红色的故事也沉淀出了一些些沧桑,一些些萧索,一些些无奈,那又怎样?还是不肯丢开,依然桃花朵朵灼灼,不败不谢不灭,只是这样烙在心灵深处,又还秋色,又还寂寞,又还是不能割舍。
桃红色的封面外,是一件银灰色书衣,银灰配桃红最适当,又冷又热又美艳又寡情,那银灰有着银子样的光泽,将桃红色压住,这时候一定要压住,不然春光就泄了一地了。一般的书衣不过是三五寸高,这件倒阔绰,一尺多。桃红色的书面成了香艳的抹胸,银色书衣就是抹胸外冷冷的短衫。炽热的欲望被冰冷冷遮掩,不是为了罩住什么,是为了暴露的没有被罩住的那部分。遮蔽最终为了给被揭开遮蔽增加欢愉的浓度。
桃红是抹胸最惯见的颜色,还有葱绿,都是成心刺瞎人眼睛的。不适合大面积出现,绿搭搭的染成春水,春水逆流,红绯绯的烧成桃花山,剪破东风。全是瞠目结舌的翻卷动荡。所以张恨水者欣赏的女子,是蓝布袍子露出里面的桃红里子。女人,要一点风情,可是这风情得藏在端稳后面,若是全盘托出?当然男人求之不得,尊重也就随着那件蓝布外衣褪掉了。中国男人把玩的,依然是欲说还休欲盖弥彰的美。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玉人自己送上门,打落牙和血吞。崔莺莺写诗给张君瑞说:弃置勿复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是你自己薄情的,还有什么好说的。都没有什么好说的,她自己也没有好说的,恶心还恶心不过来。张君瑞的情是真情,薄薄一层铺在崔美女的身体上,防晒油一样,不够渗进骨子里。而我们,一般希望的是,老了的时候,还有人爱自己的灵魂,哪怕只是薄薄的一点。至于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在感情里打滚,一身泥一身水,哪里能够算得清。
不算了吧,也没剩下多少记忆可以清算。倒是记得很多年前买过一本类似的书,是墨绿色的封面,银色的花体字,很典雅。书页是淡淡的黄色,夕阳下的院子,我在柿子树下看,一粒青柿子掉到头上。异国的爱情因为遥远而古老起来,化石一样横亘在心头。人和人的爱情是不一样的,情和情的深浅是不一样的,结果却大同小异。我们不过是在大同小异的爱情里左冲右突,有人力竭而死有人举了白旗,也有人,躺下来装死。
现在,不用装了。不用装了,心里又有点儿不甘,絮絮叨叨的翻陈年往事。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长到忘了为什么要遗忘,为了遗忘什么。
是的,天已彻骨,人尚含糊。我喜欢这一点彻骨,没有这一点彻骨,后来的含糊有什么意思呢?不过是猪油蒙了心的糊涂透顶。我更喜欢彻骨下的这一点含糊,若是天已彻骨,人已放手,那人世间又有什么意思呢?这一点不能放手,洞悉, 却要缠绵下去,抵死缠绵,春归秣陵人老建康,仍有情怀似旧时。是活了半世的人最后的、最悉心的眷恋。
明白了的人生,还是要活下去的,活下去不需要理由,最好有一些快乐,就是这一点薄情了吧。太浓的茶喝了失眠,太浓的咖啡喝了胃酸,太浓的情你自己掂掂有没有这样的肩承担,肩周炎颈椎痛就够手忙脚乱了。最是薄情,不够深不够暖不够救你上岸,但是青山依旧绿,桃花逐水流,即使你最终深陷河底的淤泥里,依然有风景在身边。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