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最好的时光  

2012-05-04 15:5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这句话。觉得可以做个有意思的标题,至少七扯八拉的有东西讲,但是真落笔,却发现,其实无话可说。什么是最好的时光?哪些是我们最好的时光?人到了一定年纪,慢慢有了畏惧之心,知道饭不能吃太饱,话不能说太满。茶倒七分,留三分做人情。这情,是留情,对自己的手下留情,对人世的敬畏之情。

所以,不要说最,好,就已经够心满意足了。像那只老歌唱的,过去的好时光。

侯孝贤电影的名字,应当是朱天文编剧吧。侯孝贤后来很多电影都是朱天文的编剧,说后来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朱天文初识侯孝贤,开始做编剧,然后就一直做了很多年。最好的时光,她给了剧本,给了侯孝贤的电影,给了侯孝贤的梦想。

《最好的时光》是三个梦。最好的时光难道就是梦吗?《恋爱梦》,少年登车离去,叫夏荷的女子,站在夜色里。隐约的爱情,也许只可以说隐约的情愫,无人知晓的绽放;《自由梦》,男子对艺旦表示辜负,珍重道别。离舟迢迢,一纸尺素,归期已无。蝉树白云,新来的小女孩在练习南管,多么好的年纪,多么懵懂的心情,能够将呜咽幽怀唱得嘹亮,终身依然无托的女子,在嘹亮里也会流下眼泪,解得风情,懂得人事,才会真的烦恼;《青春梦》, 将人生终结在三十岁的女子,原来刚一出生就要死的,在世上这三十年,星辰起落,光阴霾霾,充满了挣扎。她走时,青春送她,留下回忆和伤痕。

所有的梦都会醒。在侯孝贤的电影里,是早春黎明时分无法摆脱的寒意,和清澈的希望。夜间风雨琳琅,晓来,一树青果隐约泛熟。希望无处不在。有梦想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梦想。它们互相衍生,无休止的填满人生。

我喜欢侯孝贤的电影,还有小津和金基德。如此之淡,淡极之后,回甘浓郁,浓到密不透风。寻常生涯拉近推远,简素里有一种骨子里的安静与诗意,或者禅意?禅是不可说的,一说就错。一如青春爱情梦想的不可理喻一样。

阿城说除了朱天文,没有人可以担当侯孝贤的编剧。我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大的程度上的真实,不过朱天文的文字,曾经很喜欢。今天中午接女儿,看到路边摊子上一本本的杂志,儿童文学或者时尚杂志,有一本名字叫做《米娜》,估计跟《瑞丽》《时尚》类似的杂志。想起年轻时代的朱天文写过一篇文章叫《世纪末的华丽》,主角就是一个叫米娜的女模特,文字铺陈的非常华美,犹如刺绣。不是如今电脑绣花,是,怎么比喻呢,还是拿《红楼梦》来比喻吧,《红楼梦》里写过一个女孩子也是诗书人家的女儿,会得一手好女红,十八九就夭亡了。她绣出来的东西,人们不敢用绣品这个称呼来唐突,女孩叫慧娘,她遗世的女红被尊敬的称呼为慧绣或慧纹。不是为了稻粱谋而为他人做嫁衣,一针一线就多了份闲淡风韵。朱天文的《世纪末的华丽》就是慧绣。斑斓而精致。或者,也可以说是张爱玲笔下的霓裳,因为前几日刚看了《张爱玲·霓裳》,什么潮湿绿曳地长袍,葱白无袖素绸长袍等等,那么花团锦簇富于想象力的颜色,不过张爱玲是任何等的繁华热闹,触手冰凉,而朱天文的桃红葱绿,是繁花照眼,却也日久生情,有了体温的。年轻的肌肤乍乍与春天里的阳光水露相亲。喜欢这份感觉,那一定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才有。这点亲切与暖,是侯孝贤电影里深藏的,我不知道,朱天文遇到侯孝贤,是不是他点燃了她文字里的生命温度。昨晚在家看《指环王·双塔奇兵》,弗拉多经过一片沼泽,水中仰卧着死去人巨大的容颜,火在空气中如毒蛇般吐着信子。斯米戈告戒不要去看那火,否则会被迷惑。弗拉多看了,被诱惑不知不觉扑向水中。1982年,26岁的朱天文"下海"做侯孝贤的编剧,侯孝贤是个强悍的人,他对朱天文的影响一定是巨大的。后来,朱天文很少写小说,她说:我心里每有一种就此不写了的冲动,因为再怎么写,也写不过生活本身。我宁肯相信,这所谓的生活本身,很大程度上是侯孝贤在电影中展示出来的。

是的,最强悍的是生活本身。它给了你好时光,和坏时光。让你成长,也让你萎缩。只能说曾经很喜欢朱天文的文字,在青春日子里,如果青春是最好的时光,现在毕竟不好意思那么小资,而且,水落石出,人生到了洗净铅华的这一步。前几日和朋友吃饭,他说他现在着力的是最平白的文字。删繁就简三秋树。秋天是潦水尽而寒潭清,千嶂里,长烟落日。这里的素朴可以是对文字的追求,也可以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也是侯孝贤的电影境界:祖父依然在屋后的田畦上种番薯,有如自古以来就一直在那里种。阿远洗完脸出来,走到祖父身边,感觉喜悦,论着家常,无非是收成好不好之类的事。祖孙无话,望着矿山上的风云变化,一阵子淡一阵子浓,风吹来,又稀散无踪影。

这是侯孝贤电影《恋恋风尘》的结尾,朱天文的编剧。我喜欢人间的这一点真情与远意,在荒芜的岁月里可以兀自盛开出。初秋的风从车窗外掠过,空气中是夜晚的凉,这凉里是季节递嬗,也是心潮起落。人世的风尘,无论风霜扑面,或羌管悠悠霜满地,都是我们的日子,有我们所眷恋的。当它不复返,就让它永恒失落于我们的怀念里;当它被时间的真相所玷污,就将它放逐在记忆之外,永不回头。

"水仙已乘鲤鱼去,一夜芙蕖红泪多。"而你在。你在,这一生,都是最好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