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无力  

2012-05-04 15:5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跟电视死磕,死磕也是个力气活,年轻的时候,磕个通宵不过而而,现在不行了,一个上午晕晕乎乎,腿脚无力。

中午回家就有点步履飘飘然,一边走一边想,所谓的"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大概类似这样的气质吧,不是微醺就是缺少睡眠,总之是有点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这个词真是好,最近频繁的感到。比如已经准备行李去北京,答应孩子去天安门广场骑自行车,末了还是将行李箱放回去。安慰自己,身不由己啊。好象自己在多大江湖里面翻腾一样,其实不过是家门口塘。

白流苏对范柳原说,我这样旧式家庭出来的人,还知道初嫁从父,再嫁听自己的,你有什么身不由己的?范柳原说,你不爱我,这你也没有办法。

大概是这样意思,在晕晕乎乎的脑子里,它们混乱的纠缠在一起.

白流苏不懂。这个范柳原自己爱上的女人,依然不懂得范柳原。人生其实未必需要别人懂得,但是最亲爱的人,依然希望,某个瞬间是知己的。诸葛亮在空城上感叹:闲无事在城楼我亮一亮琴音,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诸葛亮早年的知音是周瑜,可惜不幸周郎竟命短;晚年他的知音是司马懿,司马懿是敌人,但是没有关系,有一个这样的知音可以惺惺相惜依然是幸运,最重要的是,他懂得。

懂得,还是无力改变。

一片法国梧桐的叶子落在脚下,这是早凋的落叶。这条老巷子种了许多法国梧桐,多是斜着身体,它们的根距离房子只有一尺左右的距离,所以树干向更容易舒展的巷子中间覆盖。房子是旧的,墙上爬满爬山虎,映衬着这些老宅,不仅没有风致,反觉得破败得厉害。有些爬山虎已经枯萎,依然顽强的抓住墙面,可是,它已经无力在微风中滚起阵阵柔波,它只能在一阵急风暴雨里零落。

多么剽悍的时间,柔中带刚的席卷了人生。

想起十几年前,在裕溪口潮湿的老房子里,蝉声如雨,从法国梧桐阔大的叶子里落下来,指针在唱片上轻轻划过,王菲,那时候她还叫王靖雯,唱: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想你到无法呼吸。

每个人都有瞬间的软弱。但是真正无力的是,浓情转淡,渐渐飘散,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对时间的无能为力,对感情无能为力,对人生的无能为力,归根到底,是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杨绛在《走到人生边上》写道:我们如果反思一生的经历,好像都是当时处境使然,不由自主。但其实关键时刻做主的还是自己。算命的把"命造"比作船,把"运途"比作河。船只能在河里走。但"命造"里还有"命主"呢。如果船要搁浅或颠覆的时候,船里还有个"我"在做主,也可说是这人的个性做主。

这就是所谓个性决定命运了--做主的是人,不是命。

民间总是说,人,斗不过命;说,心强命不强。也许,其实是,我们战胜不了自己而已。诸葛亮战胜不了自己的雄心,所以他殚精竭虑的死而后已;范柳原战胜不了自己的软弱,所以即使知道白流苏不爱他,末了他还是跟白流苏结婚。王菲和李亚鹏结婚,很多人告戒王菲,李亚鹏可能是骗她,王菲说,就算是吧,只是要是我一辈子没有爱过,那多划不来啊。

当高楼成为残墙,当浓绿成为枯黄,我们依然像死去的爬山虎一样抓住,以为抓住了内心的方向,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个很虚空很无力的姿势,自我安慰性质的。

明知此是伤心地,亦到维舟首重回。十七年中多少事,春帆楼下晚涛哀。是无奈,是无力,是无缘、无意,还是,仅仅是无足轻重?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