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玉霞

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安徽芜湖报媒供职,首席编辑,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苋菜  

2012-05-04 15:4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端午,早上去菜市,看到了苋菜,红红绿绿的在一只大筐子里,卖菜的小贩非常机灵,见我目光逗留了一下,立刻招徕生意。她告诉我,一把抓过去,如果是软的,证明苋菜非常嫩。都知道老了的苋菜不好吃。我秤了一斤,我是很怀疑这些苋菜的年纪的。可是它们水淋淋的躺在筐子里,洗了个冷水澡一样。伪装的水灵里满是渴望。一日不卖出去,一日就少不了这样兜头盖脸的冷水澡。反正我是个不善于家事的人,反正需要一盘苋菜给端午应景,反正,也许,仅仅因为只是一碗苋菜而已。若是可以,该给人一个台阶下的。

苋菜,是端午午餐必定要吃的菜之一。小的时候,将苋菜汁倒进碗里,染红了米饭,非常艳丽的红。然后将米饭全部吃了,当然要全部吃掉。在碗里剩饭长辈是要严厉责备的。可是不能将苋菜汁弄到衣服上去,很难洗,长辈也是要责备的。故乡是一个小小的镇子,青石的巷子,菖蒲和艾被斫下,无精打采的斜靠在院角,破脸盆里是它们的根,端午了,入梅了,雨水丰沛,不几日菖蒲的根就长出新的一截。嫩绿的一截。有一年我到渚暨,在那个新建的什么中国历朝美女馆附近的一个水塘边,看到了菖蒲。和我记忆里端午的菖蒲不一样。回来说起,谈老师告诉我那是水菖蒲,还有唐菖蒲,菖蒲种类很多,有的可以入药,有的具备观赏性,听得我像个白痴一样。前几日看谈老师写的《苋菜》,直教人生出无限憾意,不懂得东西那么多,需要懂得的东西那么多,可是,人生已经过去了那么多。来不及了。下午,天是阴的,且闷热,说要落雨的,也没有落。端午落雨,是涨龙船水呢。站在厨房里摘菜,苋菜果然芳华迟暮,摘摘剩了一小把。炒苋菜我是会的,滚油入锅,落几粒蒜瓣就可以了。因为老了点,也因为少,那把苋菜基本上我一个人吃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苋菜也是一种温和的蔬菜。还特意染了半碗饭,这些苋菜,它带着我童年岁月的温暖情意迢迢尾随了这许多个节日。有一年到六安,吃过一道炒苋菜,是很老的苋菜,吃进去简直拉喉咙。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当地人还用油条烧茄子,红烧,简直叫我们瞠目结舌。可是主人非常热忱,一再让菜,我们也只好随喜随喜。吃了也就吃了。老的苋菜梗子,据说是做臭菜的绝佳原料。人家将老苋菜随手扔到腌菜缸里,十天半月的,捞起梗子,吸吮出果冻一样的,据说是佐粥的佳品。这话汪曾祺老先生说过,郑板桥也说过。他们都是江苏一带的人,食俗差不多吧。我不知道芜湖人是不是这么吃老苋菜的,我只知道我们家臭菜跟苋菜八杆子打不着,都是腌的咸菜臭了做的。“捧着一碗乌油油紫红夹墨的绿丝苋菜,里面一颗颗肥白蒜瓣染成浅粉红,在五月灿烂的阳光下过街,像捧着一盆不知名的西洋盆栽,小粉红花,斑斑点点暗红苔绿相间的锯齿边大尖叶子,朱翠离披,不过这花不香,没有热乎乎的炒苋菜香。”这段话是张爱玲的。李碧华说张是口古井,淘不尽。既然是井,少不了有人淘,也免不了有人刮点井壁的青苔,我这样连青苔也刮不到的,只好到井沿上照照,看能不能照出个影子。

如同,那碗朱翠离披热乎乎香喷喷的炒苋菜,无福消受,好歹弄点汤汤水水的染红几粒饭吧。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